今天是我十八歲的生日。

除了十歲那次生日有家人陪伴以外,後來的生日又是自己一個人過了。不過我並不埋怨,因為擁有過一次美好的回憶就足夠。

不,說是自己一個那就錯了,因為……

「小鹿!快來幫我開窗戶啊!」

正坐在床上發呆,落地窗外就傳來了熟悉的聲音,一回過神我就趕緊跑去開窗子。

「你怎麼又爬窗啊?昨天不是才摔過嗎?」我皺起眉頭,伸手拉過一臉調皮笑容的鍾仁。

說了好幾遍,就是不聽!明明有大門可以走的嘛!

「你也知道你媽不喜歡我,走大門是存心想讓管家通報上去的?」他自顧自地拍著褲子上的灰塵,理所當然地看穿我的心思。

鍾仁說得對,要是媽又知道他來找我了,肯定會二話不說把鍾仁給轟出去。

鍾仁第一次來我們家的時候還好,可是沒多久後媽媽卻告訴我要少跟鍾仁接近,她說鍾仁是叔公用來搶我們家家產的一顆棋子。我覺得媽媽的話很讓人難以置信,畢竟叔公、鍾仁看起來都不是這樣的人。我只覺得是因為鍾仁每次都用那樣的眼神看我所以媽媽才怕他欺負我的。

一開始我也認為鍾仁會欺負我,但是情況跟我想的完全不同。

生日那天,鍾仁要走之前竟然偷偷跑來跟我說話,只有一句話,而且氣到我差點給他一拳……

他竟然說,我很漂亮。

我可是男的!怎麼能說我漂亮?可是看到鍾仁難得露出的笑容,我忘了發脾氣、忘了反駁……

他笑起來很好看的,傻傻的、沒有雜質的……

「你發什麼呆?」

突然一張臉湊在我面前,我嚇了一跳就往後倒,那張臉的主人動作也很快,一下就把我給拉住。

「你幹嘛啊!」我有些惱怒地把他推開。

「幹嘛發那麼大的脾氣啊……」他撇了撇嘴,把手上提著的蛋糕盒舉到我面前,「你都這樣對待陪你過生日的人?」

「是、是,我錯了、我錯了。」

每次都是這樣收尾,每次都被他給打敗。

從十一歲的生日開始,我就不再是一個人唱著生日快樂歌、一個人流淚了,鍾仁總是會在我生日這天想盡各種辦法來見我,然後帶著蛋糕。

他很突然地闖進了我孤單的人生,璀璨著這片黑暗,讓後來的我不得不承認,從第一眼見到他的時候我就有些心動。

很奇怪的心動,竟然是對一個與自己同性別的陌生人。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我最親愛的小鹿……啊!你幹嘛打我啊!」

我扭著拳頭,瞪向護著頭哀哀叫的鍾仁。

「什麼小鹿、小鹿的!我可是十八歲的男人了!而且我是你哥欸!」我咬著牙揮拳頭。

「我們也才差一歲!」他不滿地抱怨。

這世界上,只有他一個人會用「小鹿」這個名字來叫我。他說他不想跟別人一樣,還說小鹿這個名字聽起來很可愛……甚至在我還沒對他揮出拳頭前得寸進尺地說我的眼睛就跟鹿一樣!

我能不氣嗎?在他眼中我不但是隻鹿還是隻母鹿?

「算了,我要許願了。」

我佯裝生氣地轉向蛋糕,闔上雙眼,雙手交握。

「第一個願望,希望我愛的人都平安快樂。」

「第二個願望,希望愛我的人都平安快樂。」

「第三個願望……」希望我能和鍾仁永遠在一起。

永遠、永遠,不管鍾仁在哪裡,我就去哪裡。

見我沒有把第三個願望說出來,鍾仁很快就出聲了:「第三個願望是什麼?」

我沒有把眼睛睜開,只是想多說幾次、清楚地告知上帝我的第三個願望。「說出來就不靈了。」

突然,我覺得一股熱氣湊在我右耳,「又是跟我有關?」

我不禁一顫,心虛地說:「什麼『又』跟你有關……」

「第一個願望、第二個願望都跟我有關啊!」我能想像他現在臉上得意又調侃的笑容。

正當我想睜開眼睛將他狠狠揍一頓的時候,他又出聲制止了:「等一下!我禮物還沒送你。」

我聽了當然高興,所以乖乖地閉著眼睛,把雙手攤開。

我能感覺到他漸漸地靠近,溫熱的鼻息讓我緊張了起來。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我的心跳為什麼越來越快?

就在我一陣慌亂的時候,我的唇上傳來了柔軟的感覺。

我倏地睜開眼,卻忘記將他推開。

鍾仁,竟然吻我。

「很抱歉……怎麼感覺起來像是我在討禮物……」他抓著頭傻笑,接著怕我認為是開玩笑,又用無比認真的眼神看著我,「小鹿,我現在就告訴你我十歲生日的願望。」

十歲生日……那是我唯一陪鍾仁度過他生日的那次……

「我十歲的生日願望,就是旁邊的那個人能夠成為我的新娘。」他咧嘴笑著,「到現在它還是我每次的願望。」

鍾仁是個奇怪的人,每個人過生日都會許三個願望,只有他,只許一個,而那僅有的願望……

我沒有辦法做出任何反應,只是愣愣地看著他。

他伸出比我大很多的手摸著我的頭,「我先走了,明天再來看你。」

說完,他就照著原來來的方式蹦下陽台走了。

留下一個讓我久久無法回神的「禮物」走了……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