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逃命似地衝出了餐廳,一路狂奔,心跳快到我的耳邊都只剩下「怦怦」的聲音。不是因為跑步的關係,而是因為他。

他叫我「鹿晗」,而不是「小鹿」。

等我回過神的時候,不知道已經跑到了什麼地方,四周都是黑的,只有前方一盞微亮的路燈。我一向沒什麼方向感,又驚又慌的狀況下讓我迷了路。

但是我現在,腦裡只有他的聲音。

--我會找到你。

他的語氣是那麼地堅定霸道,讓我打從骨子裡顫抖著。在他宣告這句話之前,我日日夜夜都盼著與他見面,每分每秒都想著,但是我卻沒有積極去找,因為我心裡真正想的是--逃避。

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讓我想躲得遠遠的,但我也很清楚我想讓他只看著我……我是不是又矛盾又自私?

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所以…所以該怎麼辦……?

我沿著牆角蹲下,眼淚控制不住地往下掉。原來啊,原來我還有眼淚……

能讓我這樣傷心流淚的…也只有他了……

口袋裡的手機響了起來,我一邊抹著眼淚一邊接起。

「喂……」

「鹿晗!你在哪裡?」

電話那頭是世勛焦急的聲音,我一聽了,腦裡竟然又是浮現鍾仁的臉。

有一次我為了要買鍾仁的生日禮物而偷偷溜出家,沒想到買完之後天色暗了,我天生到了晚上就視力不好所以迷了路,不知道一個人蹲在角落哭了多久,就聽到遠遠那急促的腳步聲到我面前的時候停了下來,我抬起頭,是鍾仁氣喘吁吁又帶著怒氣的表情。我沒忍住,抱著他就哭了起來,他原本看來是想對我發火的,但是最後只是輕輕拍著我的背,說有他在,沒事了……

也因為那次,鍾仁的生日我就再也不能去參加了。

「你哭了?別哭,快告訴我你在哪裡,我去接你!」

「世勛…世勛…告訴我該怎麼辦才好…一個人的心…如果迷了路該怎麼找……」

世勛愣住了沒說話。

「我不知道該去哪裡找……」

就在我說出這句話的下一秒,一雙腳停在我面前。

「在這。」

我愣愣地抬起了頭,手機頓時掉到了地上,聽筒傳來世勛更加心急的呼喚。

他背著光,高挑的身影直立在我面前。

「我說了我會找到你的。」

不過一年,他的聲音、氣息都變得如此成熟,我有那麼一瞬間懷疑,但是更多的熟悉湧上心頭。

「鍾、鍾仁……?」

他一把將我拉起,我的手臂被他抓得生疼。

因為他拽著我,我們的距離便近,也終於讓我看到了他臉上的表情。

他臉上是憤慨、怒氣、不解,還有莫名的憂傷……

他好像想說什麼,卻又全吞了回去,硬拉著我,把我塞進一臺黑色轎車裡。

「我們去哪裡?」我驚慌地看著他。我能感覺到,鍾仁似乎有點不一樣了。

「補償。」他的眼神狠狠地瞪著前方,似乎前方有什麼天大的仇敵般,看也不看我一眼。

我不自覺地顫抖著,打從心底發冷……

車子停了之後,我可以說是被鍾仁拖著走的。

我陌生地看著眼前這一棟房子,深深感到恐懼。雖然燈火通明,但卻上上下下都散發著冰冷的感覺。

鍾仁拖著我進了一間房,裡頭什麼擺設也沒有,只有一張白色的大床。他把我丟到上頭去,不知道為什麼,我立刻聯想到了他的下一個動作,翻身就要逃。

鍾仁又重新把我丟了回去,這下整個身子都壓在我身上了。

我瞪大了眼,全身止不住地顫抖。「鍾、鍾仁…別……」

他突然用力扣住我的下顎,咬著牙說道:「不要再讓我聽到你叫我的名字……」

我還沒反應過來,鍾仁就把我的衣服給撕了開來。

「不要!鍾仁!求求你不要!」我用力掙扎著,可是鍾仁的力氣卻比我想像中還大得多。

「我說過我不要再聽到你叫我!」

他一巴掌搧在我左臉上,火辣得疼。

我一時傻住了。

鍾仁竟然打我…一個從來捨不得讓我掉一根寒毛的人…竟然出手打我……

因為我一個瘀青,他就可以大發雷霆罵我個狗血淋頭;因為我被人擦一拳,他就死活都要把對方開腸剖肚……而現在呢?如果是他傷我,該算在誰頭上呢?

我沒想過,也以為沒那個可能。

「啊--」

後庭傳來一陣強烈的疼痛感讓我回過了神,全身都蜷曲了起來。

「媽的你能不能放鬆點……!」

他粗魯無情的話語迴盪在我耳裡……我很想呀鍾仁…可是……

「你在哭什麼!」

他扯著我的頭髮,我不得不面對他,勉強睜開眼睛。

我哭什麼……?你怎麼會這樣問我呢……?鍾仁啊…你該知道的…你應該知道的……

看我不回答,他似乎更來氣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在我體內胡亂撞著,我能感覺到下體所流出來的鮮紅液體…好痛……

「求你不要了…好痛…真的好痛……」

「痛?你也會痛?」他的臉上出現了一抹獰笑,「你憑什麼喊痛?」

我的求饒非但沒有得到諒解,反而更增添了他的怒火。

我使盡吃奶的力氣才忍住喉嚨發出的細碎呻吟,那聲音讓我感到深深的恥辱和羞憤……

「為什麼…為什麼……」五臟六腑都揪在一起地疼著,但是看見他令我陌生的表情,我的心是最疼的……

我們原本是好朋友、好兄弟,更可能沒有我那拙劣的反應的話,我們會是好戀人……然而這一切的平衡都破壞掉了…是我的錯嗎?如果是,就告訴我啊鍾仁…不要用那陌生的語調和眼神對著我……

「鹿晗…我該說你天真…還是惡毒……?嗯?」他將額頭抵著我的,原本好看的眼睛此時裡頭全是我看不清的情緒,「你竟然還敢問我為什麼?呵……」

「你怎麼捨得傷害我……?」

「什麼?」他像是炸了毛的貓似地連指甲都快嵌近我的肉裡,「傷害?你說我傷害你?」

他又冷笑了起來。「你聽好了,從今以後,我再也不會捨不得你,金鍾仁再也不會心疼鹿晗。」

他洩憤似地用力地衝撞了幾下,最後將欲望下的液體留在我的體內,我牙齒打著顫,眼前一黑……

醒來的時候我頭暈得連眼前的東西都看不清了,只隱隱約約知道這裡還是昨天的地方。

大概是發燒了吧…明明身子熱得嚇人我卻覺得冷……

我捲了捲被子,知道昨天的痕跡都還沒有處理過,一時就忍不住鼻酸。

昨天的每一字每一句我聽得清清楚楚,沒有遺漏的,尤其是最後的那一句:金鍾仁再也不會心疼鹿晗。

我明知道他是那樣帶著狠毒的語氣說的話,但是我還是覺得他是疼我的…他是喜歡我的……

雖然他對我做出了這樣的事…但是他一定也很難受的…對吧?鍾仁一向看我難受…就會跟著我疼、跟著我痛……

因為頭痛得很,不知不覺我又開始迷糊了,等等他一定會來看看我的吧……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