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經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被折騰過來的了。

一低頭,就能看到骨盆上鮮明的「仁」字。

那天回到這座大宅子,他二話不說把我綁在床上,叫人拿來紋身槍,掀開我的衣襬就在我的骨頭上狠狠刺下他的名字。

等他罷手的時候,整個傷口都血淋淋的根本看不清上頭的字,我也哭得的眼睛都花了,什麼都朦朧。當下,只聽到他低聲開口,語氣冰冷懾人:「帶著這個…你就休想……」

我不懂他再說什麼,血都還沒擦乾,他就壓到我身上來,進行下一輪未完的肆虐。

傷口後來很小心地處理了,但我還是覺得刺痛。或許,是心在痛。

我靜靜坐在床邊,想著天空、想著雲朵、想著媽媽、想著世勛……過去的我似乎受了太少苦,上帝一下就全報復在我身上了。我反駁不出半個字,因為拿刀一片片割下我心頭肉的人,是我最在乎的人。

很可笑,我還覺得他刺上的那字美得讓我沉醉。

我拿起手邊的鋼筆,想都沒想,就往手腕上劃去。不夠深,再第二刀、第三刀……

為什麼我的手感覺不到痛?為什麼心頭的痛總是牽動著我所有的神經,一直一直提醒我…就像是要燒起來一樣……

我的鍾仁不是我認識的了……這個認知讓我墮入窒息的深淵,讓我求救無門,因為明明在我眼前的,就是我的鍾仁呀……

當眼簾映入白光,我微微牽動了嘴角。

是來到了天堂嗎?這是上帝對我最後的憐憫嗎?絕對算不上好人的鹿晗…也可以榮登白色殿堂嗎……?

突來地一聲嘆息,像是一記鐵鎚敲在頭上狠狠讓我暈眩,然後從天堂,掉回地獄。

我抬眼,沒有正眼瞧他。此刻的我,心情異常平靜。

「你以為這麼做…我就會放你走……?」他溫柔的語氣讓我錯覺回到了以前,但是仔細聽,甜美的果實裡頭包覆的是劇毒。

我無聲地笑了出來。

這下他不需要在用任何東西綁住我了,我眼睛所及的四個角落都是攝影機,無任何死角,或許在我看不到的地方有更多更多監視著我一舉一動的東西,外頭應該也站了不少人吧?

「我只是…想放自己自由……」我只是…害怕知道自己是你的囚犯……

他緊攥著拳頭,骨頭發出咯咯的聲音,充滿血絲的眼睛讓他看起來像頭血戰後的野獸。「呵……你總是這麼自私,把自己保護得好好的,想要的時候就擺出無辜的樣子索求,不想要的時候連一眼也不看就丟掉……就到現在,你也是這麼狠心!」

我有些愣住,卻又收起了情緒。怎麼會呢?在我腰間留下痕跡的你,怎麼會說我狠心呢?

許久,房裡都安靜無聲。

「沒有下次,你敢再隨便這麼做,那小子的骨頭我連半根都不會留。」

我的心虛浮了下,轉眼他已經走了出去。

隔天,我從下人那聽聞到了叔公過世的消息。說是在國外的時候心臟病發猝死。

我當下還有些驚訝,因為叔公的身體一向健壯,就算六、七十歲了還是老當益壯,怎麼會說病發就病發?不過回頭想想,叔公若本身真有心臟病,到了這個歲數,或許真的說走就走了吧……

雖然一年前他做出了那樣的事,但因為薄弱的血緣關係,我還是不免哀嘆。

叔公死了之後,那麼接手的,就是鍾仁了?突然這個事實佔滿了我的思緒,我忍不住咬緊了牙關。

在這麼大的宅子裡,有一大半都是我爸爸的心血,就連我現在所躺著的床,都可能是我爸爸用血汗去打拚出來的金錢……而在這張床上,他唯一的兒子手無縛雞之力,任人控制……

可是為什麼…我就是無法抽離以前鍾仁溫柔的笑容和身影……

我敲著自己的頭,報復著自己的軟弱,外頭的人一下子就衝了進來,將我壓在床上。

「請先生不要衝動!」

「我早死晚死都是死!你們管我做什麼?」我第一次感到這麼憤怒、這麼惶恐,「他把我玩死也是死!我不如自己先了斷!」

「我不會讓你得逞。」

團團圍在我床邊的人迅速讓開了條路,他筆挺地走來,像個風流萬古的帝王,孤傲而不可目視。

他箝住我的下巴,我覺得自己的骨頭都要裂了。「在我的眼皮底下,你沒那麼容易就能死。」

別人聽來,似乎是種赦免,因為死不了,他不會把你殺死;但是在我聽來,卻是活脫脫的威脅、逼迫,他是要讓我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可…就算如此……是啊,我又開始不忍心了…我不忍心你明明就站在我眼前,而我一閉上眼就再也見不到你了……

明明是那麼地害怕、那麼地憤恨,但我總是忍不住想在他的身上挖出一點點過去的影子,哪怕只是一點也好,就足夠支持我繼續走下去。

「鍾仁…鍾仁哪……」我抽噎著,連我自己聽來都像個小孩。

他愣了愣,手上也不施力道了。「你們都出去,我在這的時候把監視器都關起來。」

「是。」

就在我以為大禍又要臨頭的時候,他突然緊緊地抱住我,臉就埋在我的肩窩,緊到我喘不了半口氣。

「鹿晗…你真的很該死…非常……而我…也很該死…最該死……」

他的聲音好像有點哽咽,但我不敢大膽猜測。

他的氣息、溫度就好像以前,好像以前我認識的那個總是對著我笑的鍾仁……

「鍾仁……!」我鼓起了勇氣,回抱住他,大膽地哭了出來,淚水全都流在他的肩上、背上。

「鹿晗…你記得…此時此刻,你所喚的是以前的鍾仁,不是現在的這個……」

他要我記得,以前的金鍾仁,已經死了。

那次的擁抱之後,似乎一切又回到了原點。只要他回來沒有累到倒頭就睡的情況,就一定會來我這,然後一進門第一個動作就是脫掉衣服。

我舔了舔乾裂無法癒合的唇。這是每晚隱忍呻吟的結果。

原本就不是以幸福為前提的性行為,再加上我曾偷偷看過鍾仁的表情,痛的分明是我,他卻一臉比我更痛的樣子,有時他眼角所掉下的汗水都會讓我心頭一緊,以為是他流淚了。

從那次之後,他就再也沒有對我說過任何超過五個字的話,而且我發現到,每個月他總有一個禮拜不在,不會來我房間,甚至不回來。

由於心中的抗拒多過於好奇心,所以我沒有向任何人提過這件事。

就在這天,我醒得特別早,坐在窗邊翻著前些日子他買來的書。算是對囚犯的一種仁慈吧,竟然會問我想看什麼書,然後隔天就送來了。

大概是怕我發瘋,但其實他也不用那麼在乎的,這麼多監視器的看照下,我能做什麼?

遠遠地,我聽到了樓下庭院傳來女孩的笑聲。

我微微探頭,沒有太大的動作。萬一頭探得太出去,外頭那些人大概又要衝進來叫我別跳樓,然後傳到他耳裡我今天就完蛋了。

是鍾仁回來了,但是身邊跟著一個留著長卷髮的女孩,看起來和他差不多年紀,親暱的挽著他的手。

鍾仁沒有抗拒,反而臉上都堆著微笑……

看到他笑容的剎那,我幾乎就要從這窗口跳下去緊緊抱住他大哭……可不是嗎?那是我的鍾仁的笑容啊……

那女孩跟著鍾仁進了門,然後消失在我的視線中。

不知道為什麼,有種被鳩佔鵲巢的感覺。我分明只是個囚犯,甚至什麼都不是,怎麼會有種被外人踩進地盤的憤懣……?

我輕輕按下手邊的按鈕,很快地朱安就出現了。

朱安是鍾仁的貼身秘書,家裡的大小事也都由他一手安排,等同兼職管家。鍾仁相當看重朱安,他沉穩、冷靜、不卑不亢,看起來好像什麼都知道。

「請問鹿先生有什麼吩咐嗎?」他才剛從外頭跟鍾仁一起回來,連大衣都還沒脫下。

「剛剛跟鍾仁一起回來的…是什麼人……?」我問得有點心虛,因為連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憑什麼可以過問。

「鍾仁先生說──」

我舉起手示意他住口。我知道的,真是,我又忘了。

鍾仁禁止我過問他的任何私事。

「那麼還有什麼吩咐嗎?」朱安的語氣相當禮貌,也完全不會惹人厭,但我知道他在告訴我現下家裡來了貴客,他沒有時間讓我耍任性。

我搖搖頭,看著手上一直未翻頁的書。

我還記得,國中的時候,有個很喜歡鍾仁的女生,她算是全校裡屬一屬二的美女,不知道有多少人追她,但她就是對鍾仁很死心蹋地。

鍾仁不喜歡女生靠近他,但那女生卻追得很勤,有一次我跟鍾仁約好在中庭見面,一到中庭卻發現那裡被團團包圍,仔細一看,就看到那女生跌在地上滿面淚痕,而鍾仁插著手冷冷瞪著她。

後來我才知道那女生豁出去挽了鍾仁的手,鍾仁想都沒想,連力道都沒控制就把人家甩到一邊,害那女生腳破了個大洞。

事後我責備了鍾仁,卻被他狠狠的視線給制止了。

他說,我不喜歡讓不喜歡的人碰我,更何況,這手是留給小鹿你的。

我一時糊塗了,問他什麼把手留給我。

他又說,在小鹿需要幫助的時候、需要安慰的時候、需要溫暖的時候,這雙手就是負責執行保護小鹿的工作。

那時候他的眼神容不下半字否決,我只能愣愣地看著他,然後任他的雙手環過我肩膀,緊緊擁抱。


情人節番外篇

「欸,鍾仁,下禮拜就是情人節,要做些什麼啊?」

鍾仁一臉鄙視地看向身旁的同學,「沒做什麼啊!又不是什麼大節日。」

同學不可置信地皺起眉頭,「你該不會跟我說那天依舊跟鹿晗那小子混在一起吧?」

鍾仁舉起拳頭作勢要打人,「敢再叫他小子你試試看!」

「要不要我幫你介紹個女生啊?她是國標社的社花欸──」

話才說到一半,同學就覺得自己可能下一秒就會被鍾仁給掐死,於是乖乖住嘴到一邊去了。

他金鍾仁才不需要什麼女朋友,只要有鹿晗就夠了。

午休時間鍾仁正買好他跟鹿晗的午餐回來,但還沒走到教室門口就停下了腳步。

鹿晗正站在教室門口和一個女生有說有笑,那女生拿了個信封給鹿晗。這種場景鍾仁是見多了,正想上前把那該死的情書撕掉時,鹿晗卻不再像之前露出苦惱的表情,毫不猶豫地、甚至笑著收下了那封信。

一瞬間,鍾仁僵住了。他屏住呼吸,張著口卻叫不出鹿晗的名字。

直到那女生離開,鹿晗才發現站在不遠處的鍾仁,他匆匆忙忙將那封信塞進口袋,然後對鍾仁露出心虛的笑容。

「你、你回來啦?」

鍾仁過了一會兒才回過神,臉色陰沉地走了過去。他沒有抬眼看鹿晗,只是把手伸進鹿晗外套的口袋,拿出那封信,當著鹿晗的面撕掉了。

「金鍾仁!你做什麼!」鹿晗瞪大了眼睛,從鍾仁手上奪過那無法復原的紙張。

「很開心是嗎?有女朋友很驕傲嗎!?」鍾仁也不甘示弱地吼回去。

其他學生都只敢在經過的時候偷偷瞥一眼,第一是他們沒有看過這兩人吵架,第二是多管閒事只會被那拳頭很硬的金鍾仁揍。

鹿晗哀怨地瞅了鍾仁一眼,半句話也不說就轉身走了。

「竟然為了一個女人背叛兄弟!」

鹿晗已經走得遠遠的了,鍾仁卻還在後頭吼著。

鹿晗一個人坐在階梯上,眼眶早就紅了。他望著手上被斯爛的音樂會門票,心裡很氣憤,但更多的是傷心。

氣了一個上午的鍾仁好不容易冷靜下來,這下才發現他竟然吼鹿晗,心裡很過意不去,比起鹿晗交女朋友,對於跟鹿晗吵架更讓他難受。

於是他決定先去了解那女生,確定她對鹿晗絕對是真心的,他才能接一步說服自己放手。

下了決定的鍾仁立刻就到那女生的班級上找人,沒想到那女生卻說了個讓他差點把自己掐死的事實。

「妳喜歡小鹿……我是說,妳喜歡鹿晗嗎?」鍾仁一臉赴死之士的凝重表情。

「啊?」那女生表現得一頭霧水。

「妳對他是真心的嗎?跟他在一起這麼多年,我沒看過他接女生的情書接得這麼心甘情願,要是妳真的喜歡他,就跟我保證妳不會傷害他。」

鍾仁說了一大串,那女生看來是越聽越糊塗。

「同學你……是不是搞錯什麼了啊?」

「什麼?」他都親眼看到了還能搞錯什麼?

「是鹿晗同學拜託我幫他買情人節那天音樂會的門票,他說要跟他青梅竹馬一起看的,剛好我堂哥是音樂會的票務,所以就幫鹿晗同學拿票了。」

鍾仁愣著,久久無法回神。

今天是情人節,原本應該和鍾仁開心去看音樂會的鹿晗此刻卻趴在床上一臉頹喪。

票被撕了,還是同行的人自己撕的,而那個人一直到今天都還沒和自己說過話。

越想越不平衡,明明錯的是他,怎麼現在看來受罪的是自己呢?

突然,一顆石子丟上窗戶,聽到那聲響,鹿晗注意到了窗戶外頭──陽台上放著一個精緻的小盒子。

鹿晗起了身,打開窗戶將那小盒子撿了起來,一打開,悅耳的音樂就陣陣傳來,上頭還有好多小動物們在轉圈,最中間的是一隻很漂亮的鹿。

這音樂讓鹿晗一聽了就差點掉淚,因為這是今天那場音樂會的壓軸曲目。

會爬上陽台把這東西放在這,還俗氣地硬要挑個有鹿的音樂盒的,還會有誰?

鹿晗向前走了幾步,一低頭,果然看見了鍾仁。

鍾仁原本是低著頭,似乎是知道了鹿晗在看自己,於是小心翼翼地稍稍抬眼瞄了下鹿晗,渾身不自在地抓著頭,然後用嘴型說:「對不起。」

鹿晗被鍾仁不好意思的樣子給逗笑了,也無聲地回了句:「沒關係。」

鍾仁做了個怪表情後,就抬頭對著鹿晗燦爛笑開。

有什麼呢?最重要的是,只要和你在一起就好。

 


Comments




Leave a Reply